最小消息:冯绍峰:没红前最踏实 没戏拍就去剧组求角色-济南网 - 葡京娱乐场网址_澳门葡京娱乐平台|澳门新葡京娱乐场注册登录网址

济南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济南网 首页 实时热点 国际新闻 查看内容

最小消息:冯绍峰:没红前最踏实 没戏拍就去剧组求角色

手机版查看|2018-10-25 17:49| 责任编辑: 来源网络| 查看: 382| 评论: 0

摘要:   新京报即时新闻8月25日报道 或许因为近期的档期太满,这一次,接受新京报专访的冯绍峰略显疲惫。一轮采访结束后,他安静地坐在那里,略带撒娇气地说,让我先缓缓。之前因拍戏佩戴美瞳,令他到现在眼睛还会时常发 ...

  新京报即时新闻8月25日报道 或许因为近期的档期太满,这一次,接受新京报专访的冯绍峰略显疲惫。一轮采访结束后,他安静地坐在那里,略带撒娇气地说,“让我先缓缓”。之前因拍戏佩戴美瞳,令他到现在眼睛还会时常发干发红,面对记者的问候,他耸耸肩,“演员嘛,这点儿事不算什么。”

  曾经有人说,冯绍峰很不喜欢接受采访,也不会滔滔不绝地讨媒体欢心,虽然在娱乐圈打拼多年,他更像是活在自己构建的世界里,专注于一件他最信服的事情——演戏。一夜蹿红不会煽动他的内心,票房高低也不会左右他的心态,他坦言自己就想把戏拍好,“哪种类型的角色我都想尝试,我不希望把戏路变窄,老是拍一类作品、演一类人,总炒冷饭的话,工作就没意义和价值了。”而对于众人关心的感情生活,他称,“有喜讯一定告诉大家。”

  入行之前

  父亲希望他做个公务员

  冯绍峰似乎早已厌倦被问是不是“富二代”的问题,他曾多次澄清过自己只是普通家庭出身,“我承认自己从小没吃过什么苦,但不像大家说的那么夸张,连我爸妈都被‘阔少’的新闻惊到了。我只是普通家庭的孩子,我的父母也是普通人。”

  1978年出生于上海的冯绍峰,从小到大学习成绩优异。记忆里的第一次受挫是高中考上尖子班后,当全班都很优秀时,他头一次发现自己的成绩不再是前几名了,倔强的他很不服气,便更努力地学习。1994年,冯绍峰考入上海重点中学,并因会考成绩优秀,没参加高考直接保送进了上海戏剧学院,还成了上戏表演系里唯一一个拿奖学金的人,“一直以来,我应该算是比较听话的孩子,但也有叛逆的时候。读书时我曾背着爸妈去考摩托车驾照,当我把驾照摆在他们面前时,他们的脸色真的很难看,因为他们觉得骑摩托车太危险了。”

  小时候,冯绍峰的母亲特别注重培养他的文艺气质,送他练小提琴、参加话剧社、演讲比赛和课外儿童艺术团体。4岁那年,他参加数千人的演讲比赛,一个小青蛙的故事,让他获得了一等奖。“我妈妈本身就很喜欢文艺,但她从没想过让我成为演奏家或是演员,只是希望我通过接触这些来陶冶性情。”

  不同的是,冯绍峰的父亲对他的职业规划却另有想法,他希望儿子学管理专业或是考公务员,朝九晚五的上班生活才稳妥。直到后来冯绍峰考进上戏念书,毕业后不停地拍戏,那份坚持打动了冯爸爸,“可能我爸看我能持续这么多年,慢慢就习以为常了,现在对我来说演戏就是事业,家人也渐渐接受了。”至今,冯绍峰都记得第一次把自己的作品拿给父母看时他们那欣慰的表情,他确信父母是想子女做出一些成绩,更重要的是做喜欢做的事。

  遭遇低潮

  无戏可拍就去剧组求角色演

  在大多数人看来,冯绍峰的演艺之路走得很顺遂,演什么像什么,演什么红什么。他笑着摇摇头,说这一路其实走得很艰辛,唯一让他感到庆幸的是,至今他对演戏还是那么热衷,不曾厌倦。

  2001年冯绍峰从上戏毕业,同年他与王姬主演了家庭伦理剧《爱情密码》。之后,还没尝到演戏之趣的他就遇上没戏拍的低潮期。回忆那段时间,他说,就喜欢宅在家里打游戏,“其实那时我心里特别焦虑,看着同学都出去拍戏了,自己却无所事事。不知怎么有一天我突然醒悟了,觉得再这样消沉下去也不是办法。之后我就一个个地跑组,争取面试机会,后来接的戏才渐渐多了起来。”

  事实上,冯绍峰早年也接拍了不少戏,2008年因出演民国剧《锁清秋》还一度被媒体封为“年代戏小生”。但在电视剧《宫锁心玉》(简称《宫》)前却一直处于不温不火的状态,2011年冯绍峰凭借《宫》中霸气兼柔情的“八阿哥”一角,奠定了其荧屏霸主的地位。

  回想起来,爆红之前的这近十年的日子或许是他最喜欢的时光。那时他常年在横店拍戏,各种角色都接,只要能演戏、有戏可拍就特开心,虽然不被人认识,但日积月累打磨演技换来了人生中最踏实的一段时光。

  对于“要红到什么程度”“要赚多少钱”他似乎并没有什么野心,“我就觉得自己是一个很幸运的演员,脚踏实地地做自己想做的事情,喜欢的事仍然在做,就已经很满足了。”

  演戏靠逼

  演不好时真想收拾行李走人

  转战影坛之后,冯绍峰似乎把男神形象抛到九霄云外,《后会无期》中马浩汉一角,卸下偶像包袱的他被忽悠到孤岛和沙漠,整天头不梳脸不洗一身邋遢;拍 《黄金时代》时,进组第一天就崩溃了,“我觉得自己找不到萧军的感觉,它似乎离我很远,甚至觉得自己演的太差该收拾行李走人,结果许鞍华导演却说比她想象中的要好。我不信,反复问她是不是真的。”

  他说每个角色刚开始的时候自己都会很焦虑,毕竟从现实转换到角色的过程是痛苦的。后来他发现,遇到难以掌握的角色就要逼自己进入主人公的世界,“拍《狼图腾》时,我每天到现场就在草原上一坐,把自己想象成来内蒙古的知青,天天和狼呆在一起,熟悉它们的习性,虽然面对新角色压力也大,但我必须融入,否则就会拖累团队。”

  冯绍峰说,他衡量事业好坏的标准就是“有无戏拍”,选角多元化、选喜欢的角色是他接拍作品的标准,“我不会去接不喜欢的戏,都是累、都要花同样工夫去做一个角色,为什么不选一个喜欢的呢?另外,不同类型的角色很重要,总在炒冷饭多没意思。”不论是《幻城》还是正在拍摄的《那片星空那片海》,冯绍峰现在尝试的都是荧屏上的新题材新模式,“上学时就看过《幻城》,当时就在想这故事以后一定会被拍成电视剧或是电影,现在由自己来演也挺有缘分的,最重要的是我从没尝试过仙侠、玄幻类的作品。”

  【冯叔的感情世界】

  A 有喜讯一定告诉大家

  冯绍峰似乎从来不缺绯闻。今年除夕前后,他与“星女郎”林允的疑似恋情被曝光,至今双方都未正式回应,“其实我不太希望大家关注我作品以外的东西,也不太愿意去聊这些无关的。演员最重要的还是把戏拍好,如果真到有喜讯的那天我一定会告诉大家。”他笑着调侃“拍一部剧传一段绯闻”的夸张说法,可能因为自己拍戏比较多,作品随时都有,就难以避免外界的误读。

  B 爱情不是彼此伤害

  比起暖男,冯绍峰说现实生活恋爱中,自己更倾向于霸道总裁的性格,更有主见。虽然冯绍峰并未经历过青梅竹马的感情,但他仍坚信像新作《我最好朋友的婚礼》中那种,挚友也有可能变恋人,“我身边就有很多类似的例子,一切都是缘分。当一个男人得知他最好朋友爱上他,他很难去处理这种关系。一方面要坦承,另一方面又怕伤害朋友,我是一个很不愿意伤害朋友的人。对我来讲,爱人就是爱人,朋友就是朋友,但我不会把事情越弄越糟、相互隐瞒,没准则很容易伤害所有人。”

  新鲜问答

  新京报:现实生活中的理想型是哪种?遇上爱花钱的女生怎么办?

  冯绍峰:我比较喜欢阳光开朗、积极型的女生。有一句老话,女儿要富养儿子要穷养,女生天生就需要多一些宠爱。

  新京报:粉丝说,每次看到你都是手机不离手,承不承认自己是个网瘾少年?

  冯绍峰:我是!(笑)因为常年呆在剧组,也想了解下外面发生的事情。看些时事、新闻、电子书之类的,我喜欢看一些心理学方面的书,最近正在看的是《遇见未知的自己》。

  新京报:那你是个书迷?最近你也出了一本偏自传体的《锋芒》,私下有没有写小说?

  冯绍峰:我经常看书,因为书本是没有画面的,对演戏的创造力有帮助。目前暂时没有写小说的想法,我可能以后会写剧本。

  新京报:编剧、导演、监制最喜欢哪个角色?以后做导演的话会想拍哪类题材?

  冯绍峰:现在看来还是演员(笑)。做导演的话,我很想导一些科幻类、爱情类的题材,我要是拍爱情剧一般会追求大团圆的结局,我不喜欢悲惨的剧情。

  新京报:都知道你是一个赛车迷,现在技术怎样?微博上还说要把赛车当副业?

  冯绍峰:我是有赛车执照的,说把它当副业只是调侃,赛车是我一个非常重要的兴趣爱好,也算是一种充实生活的体育项目。

  新京报:最近还尝试了唱歌,难道也要去歌坛闯一番吗?

  冯绍峰:没有没有,唱歌也是我的一个业余爱好,小时候挺喜欢唱的,大了就更喜欢演戏了。

  新京报:除了赛车、唱歌,不拍戏的时候还会做什么?

  冯绍峰:一般会去健身,也会骑摩托车,或者是看看电影、去旅行。

  新京报:最近陪爸妈是在什么时候?

  冯绍峰:最近一直在上海拍戏,所以跟他们在一起的时间相比前几年要多很多,有时间收工早就会一起吃个饭。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随机推荐

热门图片
  • 联合国前秘书长潘基文与沈广华在第二届钱塘
  • 热点:“点单”立见回声 政企打开心扉 “点
  • 热点:“放歌新时代 感知新泉城” 11月的济
  • 热点:庆70年济报人冲冲冲!职工运动会火热
  • 热点:司机被打会拿“委屈奖” 济南公交专门
发布主题 客服中心 搜索
返回顶部